外拍遭迷姦

    时间:2018-08-09 琦琦,一个认识很久的哥们阿伦的马子,现在念大一。听阿伦说她家管蛮严的,到最近她升大一后,他们两个才比较有机会晚上出去。大概家里也觉得大了吧,还是该给她点自由,而且考到的学校也算跟家里有交代了吧,是那个科系里前三名的公立的大学。 不过说真的,看琦琦的样子蛮不像公立大学的学生,打扮什么都很时髦,常穿得很辣跟我们一起出去,大学后可以算是她的一点解放了吧!说实在的,蛮羡慕阿伦交到这个马子。 他们认识蛮久了,阿伦在上班的地方遇到她的,是在西门町的一间服饰店,以前就听阿伦说过,有一个正妹偶而会去他们店里,脸有点像一个人,后来他才想到是有点像孙芸芸。 然后他说她长得蛮高的,大概快一百七,比例很好,而且「配备」都很奶子蛮大的,屁股很翘,他那时候一直给我强调这点:「屁股很翘」,鸡歪勒!后来过一阵子后,阿伦跟我说,他有约她出去了,而且那个女的好像也蛮喜欢他的。 阿伦长得也在我们这群里是公关,什么都没有,找妹他最多。在阿伦跟我说他跟那个女的出去后,好像过两个礼拜吧,他就说他跟那个女的在一起了,马的勒,效率很高嘛! 大家也知道,现在很多女生都喜欢在「无名」po一些给人家外拍的照片,自己看爽……个屁,还不几乎都是要给大家看爽的!琦琦也是,在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就互留了无名,阿伦有po给我看,我就发现这女的很爱拍,不过她都是自拍,没给人家拍过,她自拍有的都穿蛮少的,我当时心想:啧啧!大学生而已,就这么爱露,以后恐怕…… 我有个朋友叫阿信,是个摄影师,平常固定都接婚礼的case,偶而会帮一些经纪公司拍照,不过他有跟我说,真的很多经纪公司都是……唉!真的条件抢手的,贴钱拜託你来拍;其它一些还可以的,就收钱帮她们拍;再来一些真的是……想一圆明星梦的,先收钱,然后帮她们拍,但是有没有帮她们宣传……不得而知。 阿信也跟我说了,有钱就赚,他没管到那边去。常听阿信说他去外拍,外拍后跟model去哪去哪,我有一次问他:「去哪是……该不会吃掉了吧?」他说:「哪有!」过了一下,他又说:「哪有不吃的道理?」 你妈的勒……会摄影还真好用啊!而且他蛮会逗女生开心,可能要常跟人互动,所以很熟练吧!阿信他在这行很多年了,我想应该吃了不少。阿伦也知道我这个朋友,不过很少一起出来,出来的次数大概手指头算得出来。有一次我跟阿伦还有琦琦出去吃饭,我们就在聊「无名」上面很多的妹都很正,然后一堆外拍。 突然琦琦说:「欸,怎么都没人找我外拍啦?」阿伦问:「你要拍喔?」琦琦:「对啊!我自拍遇到瓶颈了。」我:「哈哈!还瓶颈勒,我有朋友是摄影师啊!」伦:「你说那个阿信喔?」琦琦:「谁啊?」我:「另一个朋友啦!你没看过的。」 琦琦:「有摄影师朋友还不早说?快约一约啊!」伦:「很急嘛?你。」我当时看到阿伦表情有点怪,虽然阿信「那些」事情我没跟他说过,不过他对外拍这种东西好像蛮不以为然的。琦琦:「就这样喔!记得帮我约。」我:「好啦!」顺口说说的事,后来就答应琦琦帮她问阿信有没有空了。隔了几天,我在msn遇到阿信。 我:「欸,有人问你有没有空。」信:「最近喔……要干嘛?」我:「阿伦他马子要你帮她拍照。」信:「喔?你说蛮正的那个?」我:「对啊!她要我问你。」 信:「正妹ok啊,哈哈哈~~」这家伙……信:「啊,对了,不过要下礼拜六喔!」我:「那我问她看看要哪时候。」琦琦也在在线,我就直接问她了。我:「欸,找到摄影师了,你想什么时候拍?」琦:「是喔?他什么时候有空?」我:「下礼拜六。」琦:「好啊,那就这样啊!目前好像没什么事。」 我:「喔!好,那你带阿伦一起来吧!」琦:「好啊,我找他。」过了一下……琦:「阿伦说好。」我:「嗯嗯,那我再跟你们说约在哪。」琦:「ok,谢啰~~」我:「不会啦!」隔天,阿伦打电话来给我。伦:「欸,我要下去台中欸!」 我:「干嘛?什么时候啊?」伦:「我忘了我堂姐的喜酒啦!下礼拜六。」我:「是喔?那……她还要拍吗?」伦:「我看你带我跟她去吧,你也跟阿信比较熟啊!」我:「喔,好吧!」 到了礼拜六那天早上十点,我们约在东区华视附近的咖啡厅。那时候我跟阿信已经到了,后来琦琦才到。我跟阿信在喝咖啡,后来琦琦走进店里,我有看到阿信眼睛亮了一下。信:「唉哟!是这个吗?」 我回头朝店门口一看:「喔,对啊!」后来我跟在探头找人的琦琦招了一下手。那天琦琦穿着一件很贴身的牛仔低腰小热裤,而且很短,从后面看的话,屁股的线条会从裤子下摆跑出来那种,然后上半身就一件绕颈的粉红色小可爱,另外戴着一顶粉红色白色相间的卡车司机帽,还有一副银色的大耳环。 阿信小声跟我说:「喔,真的身材又好,而且好像那个谁……」「孙芸芸!」我说。说完时,琦琦刚好走到我们这边。琦:「你是阿信吗?哈啰~~」我:「是啊!他就是,最好是不用跟我打招呼喔!」 琦:「哈,小杰,对不起嘛!」信:「那你们应该是很熟了,所以不用客套。哈哈!」琦:「哈哈,对嘛!对嘛……」阿信帮她找了个台阶下了。信:「好了,那走吧!」 信:「对了,你还有带衣服吗?」琦:「啊!我忘了还要带衣服……」我:「你是想拍不穿的吧?」琦:「哈哈哈……ok啊!不露点就好。」信:「还真的勒?我这里有几家店很熟啦,去借就好了。」 琦:「真的?好啊!那走。」后来我们到了巷子里的一家店里,风格很性感的一家店,架上衣服在我看来都是夜店的标準服装,我心想:『阿信这家伙心机真重!』琦琦试了里面几套,在她中间又进去换的时候,阿信一直在跟我点头,不知道在点杀小。 后来挑了两套洋装,一套是宝蓝色的紧身洋装,下摆很短,感觉一弯腰底裤就会出来见人;另外一套是黑色的,这套比蓝色还杀的地方是领口开到肚脐上,所以感觉只有两条布挂在胸部上。 后来又多挑了一套绑带的黄色比基尼,阿信跟我们说应该会去海边。挑完后我们坐上阿信的九人座箱型车,阿信跟我们说去三芝那附近拍。一路上阿信跟琦琦聊得还蛮愉快的,我想以一个摄影师来说,让model觉得自在这也是工作之一吧!不过……希望阿信只是这么想的。 途中也买了麦当劳在路上当中餐吃。到了目的地后,我看到的是几间破屋。这里我之前来过,在白沙湾附近,给我感觉就是……好像蛮多同志在这边野战的--之前新闻有报导过。信:「好吧,你换衣服吧,我们先去周围走一下。车窗都有帘子,记得拉起来,然后车门锁着,钥匙你拿去。」 琦:「好,那我换啰!」后来我跟阿信就先去周围绕了一圈,附近完全没人,我们到的时候是下午一点多,天气很好。信:「欸,正啊!我的菜欸!」我:「很正啊!别人马子都很正。」 信:「哈,心酸什么?『别人』又不在。」我:「呵呵,是能怎样?」信:「就『那样』啊!」阿信说完后跟我挑了一下眉,说:「我知道你也很想啦!」我:「……」信:「妈的!你以前马子被阿伦把走几个了,又不是没听你靠北过。」 我:「就两个啊!」信:「弄回来啊,我有带东西啦!」我:「带什么?」信:「药啊,fm2没听过?」我只知道阿信会跟model出去,不知道他居然有这种东西。 我:「你用过?」信:「买了很久没用过啦,试一下啊!」我:「……」信:「天气那么热,当她中暑昏倒就好了。」两个已经色慾熏心的男人,再蠢的方法都想得出来。我们走回车子附近,琦琦已经换好衣服,她先换了那套比基尼。 在车上的时候阿信就跟她说了先拍比基尼,趁阳光正好时。琦:「我好啰~~」信:「好,那我们準备东西吧!」他还特别回过头跟我说:「準备『东西』吧!」 后来我跟阿信在后车厢拿了他的装备,还有几瓶水。琦琦正在擦防晒油,没注意这边。信:「这矿泉水不要喝喔!东西就在里面,买来就是这样了,不用加的。」 后来我们就往海边走去了。我们拍了大概一个小时多,中间阿信频频要琦琦做一些很大的或是跳跃的动作。中间我们都没休息,琦琦很乐在其中,到了后面琦琦真的觉得累的时候…… 琦:「喔,好渴喔!不是有水吗?」信:「好,休息一下吧!水在这里。」我把水拿给琦琦,她拿了之后马上就打开来喝了一大口,然后看着我们。琦:「你们不渴吗?」信:「啊,我车上还有饮料忘了拿啦,我们先回车上吧!」琦:「茄~~不早说!算了,喝水身体比较好。」 信:「哈哈,抱歉抱歉……」走回车上后,琦琦放鬆地坐在后座,我跟阿信拿了饮料在喝,然后边跟琦琦聊天。阿信在跟我们聊着最近工作遇到的好玩事,聊着聊着……琦:「我觉得头有点晕欸!」信:「啊?是不是中暑啊?」琦:「不知道欸!我想再休息一下,可以吗?」 信:「好啊,你休息一下,我们看等一下状况再说。」琦:「嗯,那我倒一下喔!」信:「后座可以打平,你躺一下好了。」琦:「嗯……好……」很晕的琦琦已经没有了危机意识。过了大概十五分钟,信:「好像差不多了。」阿信大声地叫:「琦琦!还能拍吗?」琦琦没有了回应。 阿信对我使了个冷笑后从驾驶座翻到后座去,然后要我把前面的帘子全部拉上。信:「开动了啊!」我也跟着翻到了后座。为了安全起见,我们推了推琦琦…… 而她还是一样没有任何反应。阿信见猎心喜地慢慢把琦琦的头别过一边,好把那绑带的比基尼上衣解开,阿信还是不敢有太大的动作,慢慢地把那蝴蝶结的一端拉住,然后慢慢地拉,让蝴蝶结慢慢变得不完整,直到变成一个简单的活结。而我也照着这步调,将琦琦下半身比基尼的蝴蝶结拉开…… 在我拉完一边,正要鬆开她另一边蝴蝶结的时候,阿信已经把比基尼上衣完全解开了,拉着已经解开的两条带子,将那连在带子上的两块小布往琦琦的肚子上放下。 进到我跟阿信眼里的,是琦琦那丰满的胸部,以我的目测,应该有d的水準,两团肉球就这样大喇喇地躺在我跟阿信面前。我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,紧张跟兴奋加杂其中。理智,早就不在这里了。 跟在揉麵团一样,阿信兴奋地握着那两团肉球展开了动作,还带着点淫蕩的笑。我则开始解开那剩下的最后一个蝴蝶结,準备一探琦琦那最后的、最神秘的禁地。 解开了那最后的结,我迫不及待地将琦琦小腹上那一小块的黄布拉开……信:「哇靠!这么洋派喔?」琦琦的私处修得干干净静的,没有一点碍眼或碍事的体毛,这也是我最喜欢的,直接可以看到那迷人的山谷和那两片唇。而那两片唇,依然有着少女专属的色泽,令人兴奋的粉红。 以前就想过,像琦琦皮肤这么白皙的女生,那边应该也是很赞。果然,跟我想像的一样,不过如果没有今天,也不会有机会求证了。阿信则开始对琦琦的嘴展开了攻势,舔着琦琦的嘴,手也不得闲地继续揉着琦琦胸前那两团肉。我的血液瞬间加速了流动,小兄弟也已经蠢蠢欲动地昂首着。 我将琦琦两条纤细的玉腿架在肩上,就这样把我的头埋进了她那引人入胜的山谷,用我的舌头一探琦琦私处的美。我舔得「啧啧」作飨,早就把她是谁的女朋友这个事实忘在最后头,在我面前的,是一位可以任人姦淫的美女。慢慢地,我的舌尖感觉到那两片唇里开始有了湿润,就算是睡着,身体还是表达着最自然不过的反应。 这时候,我看到阿信解开了他的裤子,掏出肉棍,往琦琦那漂亮脸蛋上的嘴巴里送。看到这画面,我又嚥了一次口水。但是这次只剩兴奋,刚才的紧张已然消失了。我也一面解开我的裤子拉炼,鬆开扣子、解开皮带,直到肉棒出现。 我将琦琦原本在我肩上的腿放下,转而以右手先架着其中的一只,左手抓着肉棍,对琦琦开始湿润的鲍鱼进击,準备攻进那最后的大门。就在这时候…… 我听见了从琦琦嘴里传来的声音,不是阿信肉棒在抽送的声音。琦:「嗯……呜……」琦琦醒了,而且正慢慢打开眼睛。琦:「呜……呜……你们……」因为嘴里还放着阿信的肉棒,所以咬字是很不清楚的,但这情形,却格外的淫靡。琦:「呜呜……你们在……呜……在干嘛?」阿信也有点惊讶,慢慢停止了把肉棒放在琦琦嘴里抽送的动作。 但,这时的我已顾不得那些,已经高涨的慾火急需要个出口。我:「我们在干你啊!」琦:「小……小杰你……你们……」清醒不清醒,这时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,提着肉棒,我準备在琦琦的阴道口开始摩蹭,好进入她的身体。 就在龟头跟阴道一接触的同时,我感觉到一股酥麻的电流,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另外不自觉地锁了好几次精关。阿信原本惊慌的情绪已被我这动作所压抑,扬着嘴角对我笑了笑,之后便继续他的抽送动作。琦:「呜……呜……不要……」琦琦嘴里说着不要,但身体却怎么也使不上力阻挡。 龟头在琦琦阴道口摩蹭了几个来回后,我开始将龟头往那迷人可爱的鲍鱼嘴里送。这时琦琦变得更惊慌,身体开始挣扎地扭动,但这反应让我更加想要姦淫琦琦。琦:「呜……不可以……小杰……」我:「这么湿了,是说不可以停吗?」 龟头,终于慢慢没入琦琦的阴道口,甜蜜地被包覆着。琦:「呜……」又吞了口口水后,我开始慢慢一点点进行抽送动作,每次的抽送,都将阴茎多送进琦琦的鲍鱼里一点。琦琦的阴道还算相当紧,这从外观可以略知一二,所以也只能慢慢地送进我的阴茎。信:「哈,进去了?开始进去了?」 琦:「呜……呜……」琦琦的声音,我已经分不太出来是嘴里的肉棒让她咬字变得模糊,还是琦琦已经开始了呜咽。琦琦的双眼开始变得湿润,身体似乎也有点半放弃似的,没有刚才那些的挣扎了。我想,一点都使不上力这事实,琦琦已经很明白了。 在琦琦这反应下,似乎阴道也开始没那么紧绷,好像已经接受了这根阴茎,随时可以任人插入。原本阴道外还剩下几吋的阴茎,我一鼓作气,将整根阴茎送到他的阴道里。 琦:「呜!」她还是不禁颤抖着叫出了一声;阴道,也跟着栓紧了一下。「啊……」我也不自觉地因为这快感而叫了一声,停顿了一下动作。眼泪,终于从琦琦左眼的眼角流下,滴到阿信胯下的坐垫上。琦:「呜……」这时我可以肯定琦琦是在啜泣了。可以看得出来阿信相当陶醉于琦琦可爱的小嘴,眼睛已经半瞇着。 我在停顿了一下,享受完那整根插入的快感后,慢慢开始了抽送。我:「噢……」琦琦紧实的阴道将我的阴茎扎实温暖地包覆,每次的抽送,都不得已要锁了锁精关,「噢……好紧!」 我对自己陶醉地说着。另一头,琦琦的嘴已经被阿信淫弄得不成形状,琦琦嘴巴旁边的脸不时被阿信的抽送从嘴里弄得隆起一个形状。琦:「呜……喔……」琦琦的嘴角也慢慢挂上她的唾液而快要滴下。 没想到这样一个标緻的女生,今天会这样任人鱼肉。琦琦一样在呜咽着,直到我慢慢加速了抽送,啜泣才开始大声了一点。阴道里的淫水也变得更为氾滥,感觉已经从阴道口开始渗出,在我加速的抽送下,琦琦的阴部开始发出「滋滋」的声音。 我:「噢……啊……今天,你就吃个够。」琦:「呜--呜--」在越来越快的抽送下,我的龟头感觉到有个东西,应该是琦琦身体也开始兴奋了,g点变得明显,更容易去顶到。而我在每次对g点的撞击后,龟头就变得更酥麻,越到后头,越要刻意去锁了锁精关,因为,我还想再多享受一下姦淫琦琦的快感啊! 信:「欸,是该change了。」我:「噢……噢……你少啰唆啊!」信:「反正慢慢玩啊,大不了等一下裸照拍一拍,以后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」琦:「呜呜……」 琦琦听到这句话,身体又开始了扭动,似乎在拜託我们不要。她的头开始一点点左右地摆动,即使嘴里依然含着阿信的阴茎。我:「噢……」这时候,彷彿受到阿信的点醒,还有琦琦含着阴茎那淫乱画面的刺激,原本锁得很牢的精关,突然不那么刻意去锁住。 我也心一横,既然这样,那就去吧!我:「噢……来了……」我开始更激烈地抽送,琦琦的阴道「滋滋」作响得更为大声。这时候,龟头感觉像有人在吸吮一样似的,琦琦整个阴道都在我更激烈抽送的激励下有反应地收缩,变得更加紧,将我的阴茎紧紧地包着,彷彿深怕下一刻就不会有阴茎来抽插一样。 我:「啊--啊--啊啊……」琦琦似乎感觉到不妙,身体开始更激烈地扭动,但那扭动,也只不过是更增加了我的快感罢了。琦:「呜……不可以!不可以在里面……呜--」我:「啊--」终于,将精液射入了琦琦的阴道里。